欢迎访问常州智慧科技社团云服务平台!
账号 密码

简论方言中的发音问题

自顾盘甫先生多年前出版了《延陵谚语》之后,新一部关于方言类的书又即将付梓。鄙人与顾盘甫先生多次就方言的发音问题作了探讨,鉴于顾先生少年求学时期,尚未开始拼音教学,因此本文将简单谈谈吴语方言中的拼音读法。

吴语,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,覆盖区域比较大,大致为江(苏北沿江一部分)浙沪及皖南一小部分和江西东北部一小部分,可分为三大部:南部吴语、北部吴语、西部吴语,又进一步分类便有了吴语太湖片,毗陵小片、苏沪嘉小片、苕溪小片、金衢片、宣州片、徽州片等等数十个小片,而这数十个小片,又可以细分为数百个小小片。通常有这样的现象:同一个城区的城东和城西人,虽然同属吴语系,但说话口音很不一样;同一个镇区的镇南人和镇北人也口音不同。但有一点却相通:尽管上述口音不同,却能不使用普通话而相互交流,或者语速缓慢一点,完全能听懂。

其实,笔者对比了吴语和当今普通话的区别,其中比较重要的一条是:吴语中保留了入声字!许多不是入声字的读音,和普通话区别不大,稍微读慢一些,或者稍作解释,北方人便能理解。举例说:1,入声字,吴语的铁、雪、宿等等,北方人听不懂;2,非入声字,水、高、手等等,则与普通话接近。因此,我简要谈谈拼音的声调问题:当前的普通话声调有平声(含阴平和阳平)、上声、去声,也就是小学里教学指出的第一声、第二声、第三声、第四声;吴语中,包含了上述四声外,多了两种声调入声、轻声。例如,普通话中,“山明水秀”这四个字,恰好就包含了上述四声,并且在吴语中,这四个字读音也与普通话差不多。吴语区别与普通话的文字读音,主要就是后面的入声和轻声字。轻声,比入声更难懂,因为它介于阴平声、去声和入声之间,可以说是自成一派,又无法表述,因此暂以轻声命名。

关于吴语的学问比较深厚,近几十年来,有许多专业研究的书籍,因此本文仅仅略带皮毛的点一下,本文主要就顾先生这本新书是简要谈谈吴语的发音问题。

正所谓:十里不同风,百里不同俗。在顾先生这本书的语音地域范围,只能以焦溪、三河口、申港为中心的语言读音,可以兼顾常武地区和澄(江阴市简称)西地区,无法完全覆盖澄东和澄南,也无法覆盖武进的其他乡镇。就以顾盘甫先生居住的村子为例,向东仅二三百米,口音便有了大的差异。因此,顾盘甫先生这本书出版后,必然会引起许多的争议。

至于顾盘甫这本书中的文字读音,首要遵守一个原则:以本地某个读音字来匹配字条上的读音,但必须要记住一个重点是,这个字仅仅是读音而已,很多情况下,完全不是读音字的本义或原义!首先举一例:豁边――(解释)一塌糊涂,不可收拾。用普通话读是“豁边”,以我们本地读音为“华边”,华字拼音不变,音调为入声,边字同普通话十分接近,但最好要用上文中的轻声来读这个字。

本文拟对顾盘甫书中的某些字条,试图以本地读音、普通话读音、吴语拼音读法来简要阅读,以供参考,不作标准。吴语拼音读法,采用当前国家制定标准拼音读,而不是吴语特有的拼音读法,因为吴语拼音读法尚未正式的、全方位的推广。

第一类:同字同义

肉头―---是吃亏的代名词。他甘愿吃亏却又不吭声的窝囊。【注,顾先生书解释,下同,不再特意注明】

普通话读音:肉rou(去声)头tou(阳平);

吴语拼音读法:nio轻声dei轻声;

注解:这一类字条,属于同字同义,即,看到这个字条,读者都能了解意思。

第二类,不同字不同义

白相――玩玩。西石桥、黄土一带称调调。

普通话读音:白bai(阳平声)相xiang(阳平、去声);

吴语拼音读法:Be(或bie)轻声xiang或siang去声;

注解:“白”字,在方言中,则不能普通话发音,本地有的地方,与“别”(普通话拼音,阳平声)相近或相同,也有读作be的,“相”字则与普通话接近;看到“白相”这个字条,若是不加解释,北方人很难理解为“玩的意思”,因此这一类字就可看作是不同字、不同义。【笔者自注:关于白相一词,近几十年里,有吴语研究者考证指出,就是这两字,可视为同字同义。笔者认为:不同字不同义,口语中这个白相二字,实在无法用相关的汉字来形象贴切的表示,因此用了白相二字,并且沿用了数百年。】

以上两例表明:吴语口语中的读音,很多无法用汉语文字来准确表示,因此只能同义不同字、同字不同义了。

在吴语中,有一类文字,没有被当今的《汉语拼音字典》所收录,但古音中有这个字,当今吴语读法与古音相同、相近,但由于在汉字的构造上,却有半边傍,在阅读的时候,很多外乡人、大部分年轻的本地人还都以为是“白字先生念半傍”读错了。例如:横山桥镇、横林镇的横字,土话读音不读“heng”,常武及周边澄锡部分地区,读作“黄wang”;圩塘镇、圩墩遗址的圩字,不读“圩wei”,常武及周边澄锡部分地区,读作“于yu”。事实上,这一类字,恰恰是古汉语中的古音,并且有据可查,一直被当地人民保留至今。

吴地人相见问姓氏,常常听到这样的对话:“你贵姓?”“我姓王。”“啥个王(黄)?”“哦,我是三划王,不是草头黄。”这是怎么一回事呢?原来在吴语中,用现代拼音会发现,有王黄不分的说法,也就是拼音的声母中,w和h开头的声母,有一部分(注,不是所有)文字的读音,是相同的,如吴和胡,读音也一样。

对于韵母来说,有一部分的eng和ong的读音相同。例如:风的读音为fong平声,丰、冯、冯、锋等等,吴语大都读作fong。以t、d、m等声母来说,却又不读类似的ong读音,如“腾”,不能读作“同”;如“灯”,不能读作“东”。但是,吴语中的eng和en的读音,却分的很清晰,同样是上面的风一类字,如果声母相同是f,后面的韵母换成en,则读音不一样,如风和分。在吴语中,fen一类字的读音,与当前普通话读音相近或相同。

普通话j q x是舌面音,人们常叫团音。而全国许多地区将j q x分读为两类不同的音即尖团音,这是从古汉语沿袭下来的,我国由南到北许多地区将一部分j q x发成接近z c s的音,例如:常把“进修”读作“zin siu”、“新鲜”读作“sin sian”、“秋千”读作“ciu cian”。解决的办法:将习惯读成尖团的字词改为团音。有趣的是,“小”和“晓”这两个字,常州市内人对读音完全一样,普通话拼音中却完全一样,但在常州东部乡镇及澄西一带,读音完全不一样,“晓”的读法,就是汉语拼音的“晓”,但“小”的读音,就是尖团音,读作“siao”。

在吴语方言中,有一类字,意思相近或相同,但用字在不同的场合下,便有不同的用途,例如小和细。有另外一类字,意思一样,不同的场合下,有不同的读音,如“大”字,大林寺的大、大概的大,等都读作da;大小的大读作dou阳平声。于是,吴语方言中,说女子怀孕了,或者男人饭量大(此处的大又可以两读为da或dou)称为大肚皮,读出来就成了“dou dou pi”。

吴语方言,是一门比较复杂的学科,但凭我这三言两语,远远不能做到面面俱到。因此,只能是抛砖引玉,略作介绍。随着普通话的越来越普及,许多中小学生的课间对话也都是普通话,故而吴语的消亡,总也是迟早的事,事实上,目前已经有许多的吴语方言读音已经消失了,如江阴的申港街上老年人,把“岁”字,读作“细”,例句:“你几岁了?”就读成“你几细了?”;汽车的“车”字,吴语方言中读作“ca”,如今被演变成读作“cho”。所以,顾盘甫先生的这本书出版,对于吴语方言的传承,是一种比较大的贡献。


常州市科学技术协会  版权所有  已访问次数:9007174
技术支持:无锡开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苏ICP备16037354号-1